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

【OL激情】(26-27)【作者:仙妲姬】

07-19来源:加载中【字号:||
字数:1679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<OL激情【二六】取悦人妻>

  由於股市最近觉得有点要反弹了,想说再将手中的股票,坐一次清算,去弱留强,我就打电话给文馨,想说有没有好的建议或标的。我就在一天下午,打电话给她,想说晚上顺便约她吃饭,也很久没跟她做爱了。我跟她偶而也做爱,只是最近有人在追她,我就尽量不找她了。

  我:『心爱的,晚上要不要一起吃个饭?』文馨:『你这个负心汉,终於想到要找我了。』我:『哎哟!我怎敢对你负心,不知谁有了男人,就对姘头,不闻不问了。怎样?新男人用得还好吗?』文馨:『算了,他有够老实的,都不敢越雷池一步,现在,只有亲亲嘴啦。』我:『哇!那你的小洞,不就快枯死了。』
  文馨:『干嘛!良心发现,今天要来灌溉吗?』我:『对啦!想去帮你灌溉,还有,顺便讨论如何处理股票啦。』文馨:『我就知道,你都不是真心来找我的。』我:『好吧!那今晚纯吃饭及灌溉,股票改天再谈。』文馨:『好啦!不跟你哈拉了,今晚不行啦,我有客户会送单子来我家。』

  我:『男的女的?』文馨:『干嘛!怕我被强奸啦!是女的啦!就之前告诉过你的医师娘团,她们下单都不发E-MAIL或打电话的,都先把股票及价位写好,前一天拿来给我。』我:『那能不能告诉我,她们买什么?』文馨:『是可以啦!不过,我还是跟她们提一下啦!但她们都玩很短,有时会作当沖,不如你晚上过来,若她们愿意就抄回去,若不愿意就算了。』我:『好吧!那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饭?』文馨:『不要了,她们也没说几点来?我要在家等她们。我会吃饱再回去,你也大概七点多来吧。』

  晚上,我到文馨的套房,她已经在家了,仍然维持她的习惯,不穿衣服或只穿一件大T恤,今天,她就穿一件大T恤来开门。一见到我,就给我一个紧紧的拥抱,加一个深深的亲吻。文馨:『太想你了。』我:『Me too!』文馨:『吃饱没?要不要去洗个澡?』我:『那么急着要我灌溉。』文馨:『对啦!不然待会医师娘就要来了。』我:『今晚,我就住这里,好好的灌溉你,还怕时间不够。』文馨:『我就是现在想要嘛!』

  我就先去洗澡,洗完后,全身光光的出来,文馨也脱光光,在床上等我了。我就上床抱紧她,抚摸她全身,当然,我的鸡巴已经顶在她的小穴口了。但她并不急着让鸡巴,插进她小穴,只是一直跟我亲吻喇舌。然后,她握住我的鸡巴,往她小穴插进去了,她还是喜欢主动,所以,又是她在上我在下的抽插。文馨:『喔~喔~啊~啊~啊~喔~喔~』接着,她把身体往后仰,双手后橕,她的小穴用磨的弄我的鸡巴。文馨:『喔~喔~啊~喔~喔~啊~喔~喔~喔~』磨完后,她改上下抽插的方式。文馨:『啊~啊~啊~喔~喔~啊~啊~啊~』接着,换我在上她在下,面对着大镜子,抽插她的小穴。文馨:「啊啊~啊~啊~喔~啊~喔~喔~啊~」

  这时,她的手机响了,原本以为是,医师娘来了,结果听文馨温柔的声音,就知不是,应该是她男朋友打来的。文馨:『嗯,吃饱了。~还没到。』我就走到她后面,将鸡巴插进她的小穴,开始用力抽插。文馨:『啊~没事~只是踢到~床脚。』她就伸手捉住我的鸡巴,不让我继续插,但我改用手插她小穴。

  文馨:『喔~真的~没事~只是痛了~一下~』她就放掉我的鸡巴,伸手遮住她的小穴,我则双手捏她的豪乳奶头。她就很哽咽的声音说话。文馨:『嗯~不用啦!我要准备资料了,明天再说,嗯,我也想你。』讲完电话,文馨就打我。
  文馨:『你要是害我没男朋友,我就把上次的DV,拿出去公布。』我:『公布就公布,那支影片,不知谁比较淫荡,还喷尿的。没男朋友,有我这个炮友就好了。』文馨:『我才不要呢?你的炮友那么多,轮也要轮好久。』我:『那有?我对你最好了,其他固定的炮友,一组是三个,一组是两个,只有你是单独的。』文馨:『我知道你很猛,那要不要继续啊!』我:『当然要再灌溉!』
  我就让她躺在床上,我站在床边,抬起并分开她的双腿,用力猛抽插。文馨:『啊~啊~啊啊啊~啊~啊啊~啊啊啊~啊~』我再将枕头,垫在他屁股下,用力慢慢抽,但都插到底。文馨:『喔~喔~啊啊~喔~喔~喔~啊啊啊~啊~啊~』再来用较快的速度抽插,插的她一对豪乳猛晃。文馨:『啊啊~啊~不~啊啊~行~啊~啊~了~啊啊~』抽插几十下后,她身体就开始颤抖,小穴收缩高潮了。
  但我还是继续抽插她小穴。文馨:『啊啊啊~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啊啊啊~』她小穴一直在收缩,不断流出淫水。文馨:『喔~不要~啊啊啊~射~啊啊~在~里~面~啊啊~』在抽插三十几下后,就拔出鸡巴,射在她的豪乳上了。

  接着,我们躺在床上休息,差点睡着了,这时门铃声响。文馨好像习惯了,直接跑去门口,往门孔一看就开门了。结果进来,上次在研讨会见到的那位医师娘,约四十岁,一付贵妇的打扮,身材还不错,比文馨稍微丰腴一点。医师娘:『豪放女,你又不穿衣服了。』文馨:『请你等一下!』

  已经来不及了,她直接进来,就见到我,光溜溜上床拿被子盖在身上。医师娘:『原来在办事,不知是办完了,还是还没?』医师娘用手摸了文馨乳房上的精液。医师娘:『原来已经办完了。那我就放心了。』她从包包拿出一张纸。医师娘:『明天就按照这价位进出。』文馨看了一下。

  文馨:『好的!明天我会跟进。还有一件事,巧玲姐!我男朋友想说,跟你们一起玩,不知可不可以?』巧玲一只手弄个圈圈,一只手指往里面抽插。巧玲:『说清楚,一起玩是玩什么?是玩股票还是玩这个?』文馨:『玩股票啦!要玩那个也可以啦!』巧玲:『哇!你那么大方,连男朋友都可以奉送。』文馨:『巧玲姐,我也知道你有需要,而且我们是好姊妹。』巧玲:『那现在可以看看吗?』文馨:『当然可以。』

  文馨就掀开被子,我就全身赤裸,在她们面前,我的鸡巴,虽已射精,但经过短暂休息,也稍微恢复硬度。文馨:『巧玲姐,你先等一下。』说完,文馨就含住我的鸡巴,吸了十几下,我的鸡巴,已经在她们面前跳动了。她伸手握一握我的鸡巴。巧玲:『那可以现在玩吗?』文馨:『当然可以,我不介意的。』巧玲就拿起电话,打电话。巧玲:『你先回去,我待会有需要再找你,不然,我就自己回家了。』说完后,她就将全身衣服脱光,露出她那对,有些下垂的奶子,她往我身上一靠,皮肤摸起来还很光滑。我就将头埋在她的双腿间,开始舔她的阴核。

  巧玲:『喔~喔~喔~喔~嗯~嗯~喔~』我不急着插入鸡巴,当她小穴开始湿润时,我用二只手指头,慢慢抽插她,用大拇指顶住她的阴核开始揉。巧玲:『喔~好~喔~刺~激~喔~喔~』她的小穴越来越湿,我则将手指,又插又转,而且速度较快。巧玲:『啊~啊~喔~好~喔~爽~啊啊~啊~啊啊~啊~啊~』
  她的小穴,已经冒出很多淫水了,我的手也都湿了。将她挪到床边躺着,双腿打开,鸡巴就往她小穴抽插。文馨贴在我背后,拉住巧玲的双腿,身体前后摆动,帮助我抽插。巧玲:『喔喔~好~硬~啊啊~啊~啊啊~』文馨换跪在巧玲旁边,一边吸巧玲的乳头,一边用手指揉巧玲的阴核。巧玲:『喔~喔~啊啊~啊~啊~啊~啊~啊~啊啊啊~』

  接着,我让巧玲跪在床上,将她双手往后拉,我的鸡巴快速抽插他的小穴。文馨跪在巧玲面前,一样用手指头,掐巧玲的乳头,及用手指头抚揉她的阴核。巧玲:『啊啊啊~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啊啊啊~』巧玲在这样的淫弄下,身体开始抽慉高潮了。我则再次,将鸡巴插进文馨的小穴抽插。文馨:『啊啊~我~啊啊~~不~要~啊啊~了~啊~啊~』我再抽插了几十下后,又改插进巧玲的小穴,而且猛力的抽插。巧玲:『喔~啊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啊~啊啊啊~』我抽插了一阵后,就射精在她小穴内了。巧玲:『喔喔~我快~被~喔~你~肏~喔~死~了~』

  我们三人,就躺在床上休息,约半小时后,巧玲就回家了。我则跟文馨讨论,明天我要卖掉哪些股票?及按照巧玲的明牌,买进哪些股票。隔日收盘,按照巧玲买进的股票,的确都有赚,文馨要我打个电话,给巧玲跟她致谢,所以,当天下午,我就打电话给巧玲。

  我:『巧玲姐,谢谢你让我赚钱。』巧玲:『阿辉,不能只光谢谢,要有所表示。』我:『巧玲姐,你是贵妇,什么都不缺,我要如何表示?』巧玲:『那就以身相许。』我:『如果巧玲姐有需要,随时吩咐。』巧玲:『我这种老骨头,经不起你的蹂躏,不过,我还是有要求,你明天晚上到这个地方去【她给我一个地址。】,去服侍另外二位医师娘,不是要你出卖肉体,只是跟你作爱,是种享受,所以,好事就跟好朋友分享,不知道你愿不愿意?』我:『巧玲姐,您不要这样说,大家切磋切磋,作爱能够快乐一点。』

  隔天晚上,我到那个住址,是一间豪华公寓。我按了电铃,一个跟巧玲差不多年纪的贵妇,只穿一件透明的情趣内衣,只大概遮住三点。贵妇:『你就是巧玲说的猛男吗?』我:『是巧玲姐叫我过来的。』贵妇:『听说,跟你作爱很过瘾,想说试看看,让你跑这一趟,真是谢谢你。』我:『应该的,也谢谢给我报答的机会。』贵妇就带我到餐桌上,上面有五道菜一个汤,她去倒了二杯酒。贵妇:『来陪我吃饭。』

  聊天中,知道她叫美幸,这间房子,是她们玩股票赚钱买的,暂时作她们的秘密幽会的地方,是当初的样品屋,所以家具齐全。我们也没吃多久,她就过来坐在我身上,抱着我开始轻吻,我就不客气,伸手去抚摸她的小穴。美幸:『嗯~嗯~嗯~嗯~嗯~』美幸的小穴,似乎已经开始湿滑了,我则改用手指,插进小穴抽插,并用牙齿轻咬她的奶头。美幸:『啊啊啊~啊啊~啊啊~啊啊~』
  她被我用手指插的喘气。我就让她坐在餐桌上,将鸡巴直接插入她的小穴。美幸:『喔~喔~好~硬~喔~喔~啊~啊~』接着,我一边插着她小穴,一边抱起她,到房间的床上,再继续抽插她。美幸:『啊~啊~啊啊~啊啊~啊~啊啊~啊~』她的小穴,已经很滑顺了,我就抬起她一只腿,用鸡巴,快速抽插她的小穴。

  美幸:『啊~啊~啊~啊~啊~啊~啊~啊~啊~啊~』

  再来,将她翻身在下腹处,垫一个枕头,从她后面抽插,刚开始,她也摆动她的屁股,配合我的抽插,后来,就趴在床上任我抽插了。美幸:『啊啊~喔~啊啊~喔~啊啊~喔~啊啊~喔~』接着,再将她翻身,我的两腿伸直,双手撑在床上,屁股用力,让鸡巴重重的抽插她的小穴。美幸:『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』她抱着我,全身颤抖了几下,她就高潮了。但我还是继续用力抽插她。美幸:『啊啊~喔~会~啊啊~死~啊啊~喔~啊啊~啊啊~』
  今天不知为什么,插起来的刺激感不够,我又将她翻身,抽插几十下后,再翻身抽插她一阵,都还没射精。美幸:『啊啊~不~~啊啊~要~插~啊啊~喔~~』
她小穴持续的冒出淫水,当我停顿,准备要射精时,她拔出我的鸡巴,往她的嘴里塞,让我射精在她嘴里面。美幸:『喔~射好~多~喔~男人~的~精华~喔~很补~的~』

  休息时她说,他老公是一家大医院的内科主任,平常太忙了,很少作爱,今天,她真的好过瘾。最后她给我一张门卡,叫我周六早上过来,她说她们是三个人合资玩股票,因为认识一些主力,而且有些暧昧关系,还因为一些原因,三人都不愿意让其他人知道对象是谁,所以,偷情都一个一个来,我是她们第一个,共同偷情的对象。

  到了周六早上,我依约前往,就直接刷了门卡进去了,客厅都没人。但看到沙发上有个包包,隐约听到房间内,有个女人的呻吟声。我:『有人在吗?』然后从房间,走出一个赤裸的女人,身材相当的好,乳房也很美,看起来很年轻,但有些不自然。让我看起来,就很想肏她。她:『你就是她们两个说的猛男吗?』我:『她们过奖了啦!』她:『我叫玉臻,你呢?』我:『我叫志辉,她们都叫我阿辉。』

  玉臻:『来吧!不用说太多了,我们就作吧,看看你有多猛。』说完,她就带我进房间,我看到床上有个跳蛋。我心想,这个女人,性欲应该蛮强的。玉臻:『我刚刚有点等不及,就先玩了。』接着,她过来将我衣服脱光,就揉搓我的鸡巴。我也不能示弱,就用手抚摸她的小穴,一摸她的小穴,竟然已经很湿了,我就不客气的,将手指头抽插她小穴,然后在里面转动。玉臻:『喔~啊啊~喔~啊啊~啊啊~啊啊~喔~啊啊~「由於觉得,她刚刚略有些挑衅,所以,我想先来个下马威,就将鸡巴,插进她小穴后,就快速的抽插她百来下。

  玉臻:『啊啊~啊啊~慢~啊啊~一~啊啊啊~点~啊~啊~啊啊啊~』再来,我将鸡巴抽插一次,就拔出小穴一次,每次都让鸡巴,慢慢的进入抽到底。玉臻:『喔~~好~喔~硬~喔喔~好~~喔~舒~服~喔~~喔~~』接着,我让她跪在床上,从她后面,抽插她小穴,伸手摸她的乳房,掐她的奶头,感觉还有点坚实。玉臻:『喔~喔~啊啊~喔~喔~啊啊~喔~喔~啊啊~喔~喔~啊啊~』

  再来,我也侧躺在她背后,让她一只腿,架在我大腿上,一手穿过她的腋下,摸乳房及掐奶头,一手则用力揉她的阴核。玉臻:『啊啊~喔~啊啊~喔~啊啊~喔~啊啊~喔~』这时候,她的小穴不断流出淫水,让我的鸡巴,不觉中就抽插的很快。玉臻:『啊啊~啊~啊啊~啊~啊啊~啊~啊啊~啊~』我再抽插一阵后,她将身体僵起来,似乎在忍耐不高潮。玉臻:『嗯~啊啊~嗯~啊啊~嗯~啊啊~嗯~啊啊~』

  我就将枕头,垫在她屁股下,将她双腿,架在我肩膀,用鸡巴快速的抽插她。
  玉臻:『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』她身体就不断的抽慉,小穴一直在收缩。我知道她已经高潮了,但仍持续用力的猛抽插她淫屄。玉臻:『啊啊~饶~啊啊~命~啊啊~啦~啊啊~啊啊~啊啊~』我一样再猛抽插她,将她的双腿拉开,我双手撑在床上,身体的重心在鸡巴,一直猛抽插她,她身体不停的颤抖,小穴淫水直流。玉臻:『啊啊~~啊啊~~啊啊~~啊啊~~啊啊~~啊啊~~』在抽插一阵后,就射精在她小穴内了。接着,她抱着我一直喘气。玉臻:『对你真的很满意,好久没让年轻人肏了。』

  休息后,也快中午了,她要我跟她一起吃饭,她就打电话叫了外带。在等送餐时间,我们就聊天,知道她老公,是个整容医师,所以她已经四十几岁,但全身上下,都被她老公整型过了,她说除了咩咩,是自然的外,其他都是作的。当她知道,我有帮人作网站后,她说,因为现在整容竞争很激烈,她也想作个网站及广告,要我向她提个企划案。

  我当场就给她建议,我认为,她老公把她整型的很漂亮,很有说服力,若是可以,她自己当代言人,将全身整型过的,通通当成案例,然后作个网站及广告露出。我说,因为她身形太漂亮了,最好是全裸演出。玉臻:『全裸那不是限制级的?

  『我:』只要三点不露,不作猥亵动作,是可以的。『玉臻:』但我老公,不知道同不同意?『我:』若有手术前的照片更好,就是专业的网站,不会有问题。『玉臻:』我老公在手术前都有拍,其实,他当时应该就有这样的想法。『
  后来,外送送餐来后,我们一边聊,一边吃饭,决定她先回去跟老公商量。她接着要求,要作爱一次。但我下午跟贞清有约,想早点结束。我就将鸡巴插进她小穴抽插,并拿起跳蛋,对着她的阴核震动。玉臻:『啊啊~~好~~啊啊~~过~啊啊~~瘾~啊啊~~』我就这样,一面抽插她小穴,一面用跳蛋弄她阴核。玉臻:『啊啊~啊啊~啊啊~啊啊~啊啊~啊啊~啊啊~』没多久,玉臻她就身体打哆嗦,从小穴喷出尿来了。她说要在这里休息一下,我就先离开了。

  隔天,玉臻就打电话给我说,她老公同意作广告及网站,但没提说她要当代言,叫我想办法,说服她老公。周一,我进办公室后,告诉美兰这个案子,需要她帮忙去提案,总不能,我去告诉玉臻她老公说,我看过她老婆的裸体。美兰同意后,我们就开始作提案,隔了二~三天,美兰就带着企划案,去找玉臻她老公!
  也不知美兰怎么掰的,让原本不同意的,竟然答应了,价码也谈的不错,但她老公提出个要求,拍照时要清场,而且要用女的摄影师。因此,原本找明雅,但她没空就介绍另一位女摄影师,而且她有一个小小的摄影棚,平常也拍平面广告的地方。

  到了拍照那天,她老公也到场,现场只有美兰,摄影师及ㄧ位化妆师。刚开始,拍了几张全裸,但三点不露的性感照片,她老公看了还满喜欢的,就先离开了。

  由於当天是假日,美兰打电话给我,说今天,她公婆上来,要我中午过后去替她,然后说,玉臻她老公不在现场,回医院了,反正玉臻我都干过了,她不会介意的。

  我到现场后,美兰介绍我跟摄影师,岚青及化妆师玫芳认识,这时,刚拍完局部的照片,乳房,臀部,脸及双手等,再来就是拍全身的照片。玉臻看到我来,似乎很性奋,在拍照的空档,就摆ㄧ些挑逗的动作,一下子摸小穴,然后将手指含在嘴巴,一下屁股像我掰开她的小穴,看的我鸡巴,蠢蠢欲动。旁边的岚青及玫芳,都露出暧昧的笑容。

  拍照一结束时,我就有点受不了了。岚青在整理她的器材,玫芳来替玉臻卸妆,但玉臻一面卸妆,一面用她自己的手指,插她的小穴。玉臻:『我没穿衣服一天,被摄影师要求ㄧ些动作,弄的好想作爱。你们可不可离开一下,让我们在这里爱爱。』岚青:『好吧!玫芳,我们离开,不要当电灯泡。』

  她们两人,各自整理好东西,就离开了。玉臻马上过来,将我的衣服脱掉,抱着我,抬起一只腿,就握住我的鸡巴,往她的小穴一插。玉臻:『喔~终於可~以止痒~了~』我就抱着她,抽插她的淫穴。玉臻:『喔~啊啊~喔~啊啊~喔~啊啊~喔~啊啊~喔~』接着,让她双手撑在一张贵妃椅背上,从她后面抽插。
  玉臻:『啊啊~~啊啊~~啊啊~~啊啊~~啊啊~~啊啊~~』插的她小穴,不断的流出淫水出来,我就再加快速度抽插。玉臻:『啊啊~啊啊~啊啊~啊啊~啊啊~啊啊~』我让她坐在椅子上,双腿张的开开的,用力抽插。玉臻:『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』她身体开始抽慉,小穴收缩高潮了。我憋了一天,也想发泄,就继续抽插。玉臻:『喔~喔~喔~喔~喔~喔~喔~』

  正还在抽插时,玫芳跑进来。玫芳:『你老公来了,在外面停车。』我就赶快拔出鸡巴,拿着地上的衣服及鞋子,看着玫芳。玫芳似乎知道我的意思,就带我到更衣室躲着,然后,她再帮玉臻卸妆。过了一下子,她老公才进来。说辛苦玉臻了,刚刚看了一些照片,拍的还不错,待会,带她去吃饭慰劳一下,玉臻卸完妆后,拿着衣服,进来我躲的更衣室,门锁好后,就开始吸我的鸡巴,然后又将小穴,套进鸡巴抽插,但咬住嘴唇,不敢发声。

  但她老公,已经在外面催了,她只好赶快穿好衣服出去。后来玫芳来开门,见我全身还是赤裸的,鸡巴直挺挺的翘在那,她就摸了一下。玫芳:『哇!那么硬,难怪医师娘也会偷吃。我可不可以也吃一下?』也没等我回答,就用嘴巴吸起我的鸡巴了。吸了一阵后,她就脱掉她的短裤,屁股对着我,我摸摸她小穴,不是很湿,就用手指沾沾口水,就往她小穴内抠。

  玫芳:『喔~嗯~喔~嗯~喔~嗯~喔~嗯~』抠了二三十下,她小穴已经超湿的,我就将鸡巴抽入她的小穴。玫芳:『喔~好~喔~硬~喔~嗯~喔~嗯~』她将双手撑在门边,用她的屁股,很用力的前后摆动,让鸡巴插的深。玫芳:『喔~喔~啊~喔~喔~啊~喔~喔~啊~喔~喔~啊~』由於在更衣室,只能站着作爱,我就将她翻身,靠在墙壁上,抬起一只腿,往她小穴抽插。玫芳:『啊~啊~喔~啊~啊~喔~啊~啊~喔~啊~啊~喔~啊~啊~喔~』

  这时候,岚青来到更衣室,拍拍我肩膀,指向摄影的地方,她扑了一张床垫在那。岚青:『到那作比较舒服。』我就抱起玫芳,鸡巴仍插着小穴,到床垫后,让她躺下,我撑开她的双腿,开始猛插。这时候,岚青还在旁边拍照。玫芳:『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』她双手紧抓住床垫,身体颤抖就高潮了,我再抽插了几下后,也射精在她小穴内了。

  当我穿好衣服,走出摄影棚时,岚青正在电脑前,看今天的照片,我也坐在旁边看照片,当看到那些,玉臻的一堆照片时,不知不觉,我的鸡巴又有反应了,由於,我又没穿内裤,鸡巴在裤子内跳动。当看到我和玫芳作爱的照片时,岚青转头看我的下面,搭个帐篷。岚青:『难道刚结束又硬了吗?』我:『你要不要摸看看?』岚青就打开我的裤子,掏出我的鸡巴在搓揉。

  岚青:『哇!好硬!可以再来一次吗?』我:『那当然可以。』说完,她就握住我的鸡巴,带我回摄影棚去,我则一面跟她喇舌,一面脱掉她的衣服,然后让她躺在床垫上,我用手抚摸她的小穴,用嘴吻她的双乳。岚青:『嗯~嗯~嗯~嗯~嗯~嗯~嗯~』她的小穴,已经湿湿的了,我已经肏过两个了,就让岚青在上面,我曲起双腿,让岚青趴在我身上,抽插她小穴。岚青:『喔~啊~喔~啊~喔~啊~喔~啊~喔~啊~』接着,岚青双手撑在床上,屁股用力的上下摆动。岚青:『啊啊~~啊啊~~啊啊~~啊啊~~啊啊~』

  她在上面,似乎有点累,则改侧躺在我旁边,从后面抽插她小穴,一手摸乳头,一手揉阴核。岚青:『啊啊啊~啊啊啊~啊啊啊~啊啊啊~啊啊啊~』我则快速的抽插她的小穴,并用力揉她的阴核。岚青:『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啊啊啊啊~』她的身体,开始打哆嗦,她把屁股夹紧,高潮了。
  完事后,我们就约好完成时间后,再来拿照片,我就离开了。

           OL激情【27】欢淫老同学

  有天,接到大学班代的电话,说他想办同学会,因为毕业后,从没办过被ㄧ些同学干?,他叫我帮忙,策画一下活动及约一下其他同学。经过ㄧ些连系及讨论后,决定到在宜兰,开民宿的同学那里,举办二天一夜的聚会。连系后,总共有24人参加,交通安排由男生开车,以一车载三人为主。

  到了聚会那天,我想让同学坐舒适一点,所以跟贞清换她的休旅车。到了集合地点,班代要我载三个女同学,分别是逸芸、希怡及沛雯。除沛雯外,其他两位同学,在校时跟我都还不错,除了同班同学,还是同社团的。我第一次交女朋友,就是逸芸的高中同学,叫作美雪。

  三个女人一上车,就开始叽哩呱啦的聊天。逸芸坐在我旁边,在翻车上一些抽屉的东西。看到了行照影本。逸芸:『这是你女朋友的车。』我:『嗯!』逸芸:『你真大胆,开女朋友的车载妹妹,待会,我们要小心,不要留下头发,免得害人家小俩口吵架。』我:『我女人才没那么小气呢!就算你留下内裤,她都不会生气。』逸芸:『少臭屁了啦!讲的好像你很厉害,常常把妹似的。』希怡:『沛雯,我告诉你,他的糗事,他第一次交女朋友,是逸芸的高中同学,就是美雪,你也认识吧?「

  沛雯点点头。希怡:『他们认识的第一年,阿辉过生日,美雪忘记买礼物,问我们怎么办?』逸芸:『我就问美雪,上过床没?她说还没。』我说:『那你就跟他上床当礼物,比什么都要好。』我:『喂!这种事不要说啦!』希怡:『结果,这小子,根本也不知道,他是那天生日,他说他妈妈都帮他过农历的。所以,也没跟美雪约会。我们就骗他说,美雪在家不舒服,结果,他就到我们租的地方。他一进门,看到我们摆个小蛋糕,祝他生日快乐,然后美雪躲在房间。』逸芸:『这小子还不错,还问美雪怎么了。』我们就逗他说:『美雪生了怪病,要你身上一样东西才行。』

  希怡装出我当时惊讶的口气。希怡:『要我什么东西?』逸芸:『然后,我们两个就将他的运动裤及内裤都脱掉。』希怡:『我告诉你,除了小朋友外,我没看过那么可爱的DD,就那么一点点。然后,我们就把他推进去房间,大概半个小时才出来。』逸芸:『我想说,那么厉害搞半个小时,就问美雪状况。
  她说:『痛死了,他一进去,就开始自己把DD弄硬,弄了半天,然后就插进来,也不管我咩咩干不干,就开始插,乱没情调的,然后没多久就出来了。』希怡:『后来,听美雪说,每次作爱还要教他,女生又不好意思教,所以久久才跟他作一次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才分手。』说完三人在那哈哈大笑。
  我则默默不出声,因为言多必失,毕竟她们是三个女人在一起,说越多问越多。逸芸:『喂!帅哥,你也说一下吗?当年怎么会这样老土?那不会是第一次吧?我们很想知道?』我:『美雪没告诉你吗?』逸芸:『她说应该是吧?她不好意思问的太清楚?』

  我:『你知道跟我第一个作爱的女人是谁吗?』希怡:『谁?』我:『你们也认识,就是部落服务队的芝容学姐。』逸芸:『那有可能?那个气质大美女?』我:『真的。更惨的是,那次作爱,不到五分钟,我就射了。』希怡:『干嘛!跟大美女作爱太紧张吗?』我:『就是因为那次惨痛经验,所以跟美雪作时,不想太丢脸,只注意到自己的DD弄硬,可以久一点。其他的,根本不知道怎么作?所以,我现在都会先让女生的咩咩湿湿的,才会开始作。』

  逸芸:『听你的口气,好像很厉害,我不相信,当初的小不点现在有多强。』我:『那时候,可能那地方还没发育完全。前次碰到芝容学姊,讲起我的第一次,她也在笑,我就跟她作了一次,让她心服口服。』希怡:『我不相信,逸芸摸他的DD。』逸芸就真的拉开拉链,伸手到我裤内,摸了几下。逸芸:『哟!好像真的很硬。』希怡:『把他掏出来,我看是不是真的发育长大了。』逸芸就要脱我裤子。我:『不要闹了,我在开车啦!』

  逸芸:『沛雯,你会不会开车?待会让你开,我真的很怀疑,他的DD会长多大?』我:『那时候,还没二十岁,后来真的有在发育啦。而且,你们那时候用强的,我当然会怕的DD就缩起来了。』希怡:『我还是不信?眼见为凭。』
  三个人就一直绕着这个话题,到休息区后,再上车时,就由沛雯开车,逸芸一样坐前面,我跟希怡坐后面。由於六部车,都在这休息区停车,出发时,她们故意最后一辆出发。出发后,希怡就来脱我裤子,我就假装一下,不让她脱。
  希怡:『看一下吗?又不是没见过。』我:『它长大后,你真的没见过,我怕你把它弄大了,又不让我消火,会很难过。』希怡:『好!如果它真长的够大,我就帮你消火。』我:『真的!是你说的。』逸芸:『快一点啦!若真的够大,我也让你插啦!』希怡就脱掉我裤子,我的鸡巴就弹出来了,希怡再用手搓一搓,鸡巴就直挺挺的在她们面前,连沛雯都回头看。

  希怡:『哇!真的好硬。』逸芸也伸手过来搓了几下。逸芸:『嗯!真的好硬。希怡,你要不要插看看。』我:『你们什么时候,变那么色了?』逸芸:『没办法!我这些三十出头的,算大不大,算小不小,没有男人要,碰到好东西,当然一定要试试。』

  希怡她将她的外裤及内裤脱掉,拉我的手,抚摸她的小穴,我就将手指头沾沾她自己的口水后,就慢慢抽插。希怡:『喔……喔……真……的……喔……有……两……把……喔……刷子……喔……』接着手指头在她小穴内,开始又插又转。希怡:『喔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啊……喔……』希怡的小穴,已经湿答答的了,我就将鸡巴,插进她的小穴,她双手扶着两个椅背后面,屁股不停上下摆动。

  希怡:『啊啊……太……啊啊……爽……啊啊……了……啊啊……』沛雯将后照镜往下调,就一面开车,一面看我们做爱,一只手也自己在摸自己的小穴。逸芸:『沛雯,你专心开车啦!我来帮你弄。』逸芸就将沛雯的裤子拉链拉开,将手伸进去她的小穴抚摸,她自己也在摸自己的小穴。我则一只手,摸希怡的奶头,一只手揉捏她的阴核,整车淫叫声不断,希怡她好像很飢渴,屁股上下摆动,速度很快,两个奶子,晃个不停,让我摸不到,只好用手指头,掐住她奶头揉捏。
  希怡:『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』由於希怡动作很大,车子有点摇晃,沛雯要求轻一点,我就让希怡跪在坐椅上,我从后面慢慢的抽插她。希怡:『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』再来,我就用手指捏揉她的阴核,她的小穴,流出很多淫水,所以,鸡巴虽抽插的慢,但次次都很深。希怡:『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』接着,她起身面向我,要我抱着她抽插。

  希怡:『啊啊……再……啊……插……啊啊……我……啊啊……要……出……啊啊……来……啊啊……』我就挺起屁股,让鸡巴快速抽插她的淫穴。希怡:『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』希怡就紧抱着我,身体打哆嗦了几下高潮了。希怡:『喔……真的……好舒服……好爽……』逸芸:『还没出来,换我换我。』沛雯:『不行啦!再来是山路了,我不太敢开,阿辉,换你来开啦!』

  我就将裤子穿上后,让沛雯停车,我跟她换位置,由我来开车。逸芸:『阿辉,我也一定要跟你尝试一次。』希怡:『美雪一定会后悔,放掉这个宝贝。』我:『她不是已经结婚了。』逸芸:『其实,她去年已经离婚了,她老公有点暴力倾向,但她老公还是在纠缠,所以,她把原来的工作辞掉了,我介绍她,到我高雄阿姨的公司上班。』

  希怡:『你真会保密,我都不知道。』逸芸:『美雪她不要让人知道,而且怕她老公会找麻烦,现在应该还好了。改天她上来,我再约大家见面,阿辉,你不会不见吧?』我:『只要她不介意,我当然愿意了。』车内原本淫乱的气氛,一下变成严肃了点,再加上因为山路,我要专心开车,话也不多,结果她们三人都睡着了,尤其希怡,也还衣衫不整的就睡了。

  到了目的地,是同学阿民开的,他是个原住民,在这有一大片果园,由於位在往太平山的路上,所以,他说服父母作民宿,这在他大学时,就规划的了,当初,他父母同意他的条件,是要结婚,所以他刚毕业当兵前,就娶了她高中的学妹,而且生了一女一男,最大的,今年要上小学了。他四周种满各种水果,四季都有,旁边的溪,还有野溪温泉,他盖了一栋主大楼,八栋小木屋,还有个庭园咖啡厅。

  他见到我们这些老同学,原住民的豪迈性格,就出来了。原本假日,他生意客满的,除了预定的外,临时要住的,他都推辞掉,而且又不收我们钱,我们觉得不好意思,就说给我们一间两层的小木屋,男生睡楼下,女生睡楼上,而且,大家那么久没见面,我看会睡觉也没几个。在强势要求下,他就同意了。

  中午,他弄了一些山地餐招待我们,当然少不了酒。有人黄汤下肚,就开始聊起来了,阿民要他女儿,带我们去採芒果,然后到溪边去看看,说要泡温泉也可以,但大家没带泳装就算了。

  晚上,阿民弄了BarBQ,还有一只烤乳猪,啤酒,小米酒,同学带来威士忌,红酒等。大家围在火堆旁,班代很正式的,要每位同学轮流讲话,说说自己毕业后,或现在的状况,有的人真的改变很多,以前沉默寡言,现在是口若悬河。有的人则相反。但整个气氛,还是热闹的,其实大家话夹子一开,东西就吃的不多,所以,阿民一面烤,一面硬塞东西给大家,当然劝酒是免不了的。但我只喝啤酒,有些人没喝过小米酒,觉得甜甜的好喝,谁知后劲很强,很多人都醉了。

  最后,男的剩我、阿民及班代,另一边有四、五位,还没烂醉的女同学在聊天,连说晚上要和我作爱的逸芸也醉倒了。我们三个男生,一边喝酒一边聊天,当初,我们是同球队的,有患难与共的感情。我:『阿民,你民宿经营的怎样?』阿民:『我现在还是以卖水果为主,民宿周休五天,收入不是很好,加上又不敢请人,有时客满,还忙不过来。所以陷入经营的问题,要投资怕洞更大,不投资,可能之前投资会亏掉。』

  我:『那平常让员工种水果,假日作民宿。』阿民:『现在不管民宿或种水果,成本都高,而且有意愿的人,也不好请。』班代:『其实,班上同学应该都可以帮忙,像阿辉作行销及网站的,大象在中小企业处,育明在观光局,还有在学校的。看你需要什么帮助,就说出来吧?我想,阿辉也有同样想法,现在能帮忙的,就是一些老朋友。』

  我:『对啊!尤其是共患难,相扶持的老朋友。还有,希怡也在电视台工作,弄个介绍,应该也可以。』阿民:『今天能见到大家,就已经很高兴了,若大家还能帮忙,那我就要走运了。』班代:『你就想一下吧。阿辉跟以前一样,是点子王,脸皮又厚,先找他商量。』我:『靠!我那是脸皮厚,我为了生存,根本就是不要脸。』三人哈哈大笑,再乾一杯。

  阿民:『下午,我女儿有带你去野溪温泉吧?那是去年地震后,冒出来的,还没什么人知道,我就稍微整理一下,很安全的。』我:『有啊!不过,大家没带泳衣,没下去泡。』阿民:『我还要整理东西,待会给你们一支手电筒,晚上没人,去裸泡温泉看星星,真是一大享受。』阿民就去拿了一支手电筒来,我邀班代一起去,但他不要,说要睡了,明天早上想爬山,还要开车。我就只好自己去。

  到了温泉,我将衣服脱光,泡在温泉里,当晚的月亮,是下弦月不亮,但满天星星,真的很有气氛,心想,下次找贞清一起来。我就躺在里面享受时,忽然听到女人的声音,正想要不要出声,但听到希怡的声音,我就决定先躲一下了,我就摸到一颗大石头后面躲着。一看,是三个女生,拿着手电筒过来,一个是希怡,另外是培仪及海棻,她们三个,在念书时就是很大胆的,连鬼屋都敢去。
  培仪:『真的是满天星星。阿民他老婆说的不错。』三人就将衣服脱光,下到温泉池内了。希怡:『可惜,身边不是男人,不然就更浪漫了。』海棻:『干嘛!

  今天看到那位旧情人在思春。『希怡:』不是在思春,是在回味,回味今天早上的高潮。『培仪:』哇!难道你今天早上出门,还跟男人作爱。『希怡:』不告诉你。『海棻及培仪,分别掐住她的双乳。海棻:』说!最近又勾引了那个男人,不然,我就严刑拷打。『说完,就用手指,往希怡的小穴再抽插。

  希怡:『喔……喔……我……说……喔……喔……是……阿……辉……喔……啦……』培仪:『你是说,念大学时,你说她的话儿像小不点的阿辉。』我心想,原来是她跟逸芸帮我宣传,难怪念书时,班上女同学好像都很同情我。今天,我要推翻她们得印象,我就把我的鸡巴,弄得硬硬的。希怡:『以前是小不点,现在是无敌铁金刚。插起来好爽。』海棻:『那你今天什么时候作?』希怡:『在车上,逸云跟沛雯都看到了,逸芸本来晚上要找他搞一下,结果,她跟沛雯都喝醉了。』培仪:『听你形容成这样,好想跟他搞一次。』

  这时候,我就从石头后走出来。我:『那要不要现在来搞啊!』她们三人只大叫一声,就安静下来了。希怡:『你什么时候来的?还躲在那里偷听?』我:『我比你们早来,不信,我的衣服在培仪头上的石头边。原本不想打扰你们,但有关我一世英名,不得不出现,怎样?培仪要不要来鉴定一下,这只肉棒,算不算是小不点。』

  我就走近培仪,拿起她后面的手电筒,往我鸡巴一照,我的鸡巴,就在培仪的嘴巴前。她一见我的鸡巴,露出惊讶的眼神,就张嘴,将我的鸡巴含住吸了几下。

  培仪:『哇!真的好硬!』我就将培仪拉起,让她站着,趴在大石头上,我用手指头抽插她小穴几下后,发现她的小穴是湿的,就挺起我的鸡巴,直接插入她小穴,就直接顶着,没有抽动。

  培仪:『喔……好棒……喔……好……满……足……喔……』培仪她就自己摆动她的屁股,前后抽插。培仪:『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』海棻也游过来,摸我的蛋蛋。海棻:『哇!他的蛋蛋也好硬。』由於,海棻摸着蛋蛋,我觉得不是很舒服,我也将她拉起站趴在同一颗大石头上,用我的手指头插进她的小穴,进行抽插,弄的她小穴冒出淫水来。鸡巴一样抽插着培仪的淫屄。

  海棻:『喔……舒……喔……服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』培仪:『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』希怡也在我背后,磨蹭她的乳房,我把插插培仪的速度变慢,然后手指头快速在海棻的小穴内,一面抽插一面转动。培仪:『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』海棻:『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』海棻的反应很激烈,不停的扭动她的屁股。

  我就将鸡巴,拔出培仪的小穴,改插进海棻小穴,一样用手指头,快速在培仪的小穴内,又抽插又转动的。海棻:『啊啊……好……啊啊……舒……啊……服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』培仪:『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』接着,我让希怡也站躺在大石头上,也将培仪翻身,站躺在大石头上,分别用手指头,抽进她们的小穴,在里面用抠的。鸡巴则快速抽插海棻。

  海棻:『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』培仪:『啊喔……啊……啊喔……啊……啊喔……啊……啊喔……啊……』希怡:『喔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啊……』海棻在我的抽插下,小穴滑顺抽插的,发出拍拍声。其他两个,也在扭动身体。希怡:『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』培仪:『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』海棻:『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』

  在我持续快速抽插下,海棻她身体开始抖动,就高潮了。我则拔出鸡巴后,抬起培仪的一只腿,将鸡巴插进她的小穴,希怡在我手指,拔出她小穴后,她自己用手指头,抽插自己淫屄。培仪:『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』希怡:『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』我再将培仪翻身,双手扶住她的腰,用力抽插她的小穴。

  培仪:『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』我用手强揉她的乳房,再更用力抽插。培仪:『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』培仪在我这样抽插下,身体开始扭动,小穴收缩出精了。我则再拔出鸡巴,往希怡的小穴插进,快速抽插。

  希怡:『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』我抽插几十下后,就射精在她小穴了。射完后,我蹲在温泉中,看着她们三个也在水中。我:『怎样?是不是可以证明,我的鸡鸡能力了。』海棻:『真是好东西。老同学,以后要多照顾一下。』我:『你们这些欲女,我应付不来,自己去找男人吧?』
  隔天早上,阿民来叫大家起床,去爬山,我则起不来,继续睡觉。起床后,他们还没回来,我看到了希怡,就跟她讨论,帮忙阿民的事。希怡:『阿辉,你也太理智了吧!昨天,我们第一次作爱,今天就跟我讨论正事,一点都不浪漫。』我:『跟你们作爱,是我们都想玩,你不会认真吧?』希怡:『你臭美!谁跟你认真。阿民的事,我会回去问看看有没有机会,再找你讨论。』我:『那就麻烦你了。』

  去爬山的同学,回来后,稍事休息后,阿民又准备丰盛的午餐给我们,由於要开车,喝酒的人就少了。餐叙中,班代说原本阿民要请客,收了不成比例的便宜费用,所以,还是要向大家收点费用,不要让阿民破费太多,阿民说,快十年了,都没招待过大家,坚持不收,我只好说,那是给她女儿,这二天的导游费用,及庆祝她上小学的贺礼。然后,班代就说,以后每年至少办一次,就解散各自回家了。

  在回去的车上,逸芸就开始询问了。逸芸:『阿辉跟希怡,你们两个为什么早上没去爬山?』希怡:『谁叫你昨晚,那小米酒一直喝,所以,昨晚阿辉爬了六座山,包括我的两个。』沛雯:『什么山?』希怡就用手撑着自己的奶子。希怡:『乳头山啊!』沛雯:『那六个不就三个人,那还有谁?』

  希怡就将昨天晚上的事,告诉她们。逸芸:『那我们之前,说阿辉小不点的事,他不就知道了。』我:『昨天晚上,就是为了摆脱你们塑造的污名,只好挺身而战。』逸芸:『那不管,我们也要泡温泉作爱,我们要去礁溪泡温泉。』她们就强要我开到礁溪,并进了一家温泉饭店。

  一进房间,沛雯就去放水,然后拉我进浴室,脱掉我衣服,就握住我鸡巴吸了起来。水放好后,她就起身脱掉衣服,开始一起洗澡,我这时将手指头,插进她的穴内猛力抽插。沛雯:『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』我一面用水沖她,一面还是用手指抽插她,她的小穴冒出淫水,我就带她进入浴池,就握住鸡巴往小穴插,让她背着我坐在我身上,开始摆动屁股抽插。

  逸芸:『啊啊……好……啊啊……性……啊……福……啊啊……』我再伸手揉她的阴核,掐她的奶头。沛雯:『啊啊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』接着,她拉我起来,要我坐在马桶上,然后,她双手扶着我的肩膀,将鸡巴插进她小穴,用力的将屁股,上下摆动,两个奶在我脸上晃来晃去。
  沛雯:『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』在这样抽插下,她似乎已经彻底发浪。沛雯:『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』抽插一阵后,沛雯紧抱住我的头,两个奶子紧压着我的脸,小穴喷出尿来了,将我身体弄湿了,摊在我身上。为了展示战果,我的鸡巴仍插在她小穴,抱着沛雯到房间,结果,希怡跟逸芸躺在床上睡着了,我就将沛雯放在她们身上,让她们感觉沛雯摊掉的样子。

  我:『接下来换谁啊?』逸芸:『当然是我。』我就将逸芸带进去浴室,帮她洗澡,并将她的小穴,洗的很工夫,接着,我就开始舔她的小穴。逸芸:『……喔……太……刺……喔喔……激……喔喔……了……喔喔……』接着,我站起来一手抱紧她,一手将手指头,插进她的小穴,又抽插又转的。逸芸:『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』再来除了又插又转外,还在小穴内,用抠的及用拇指揉她的阴核,弄的她小穴,淫水直流。

  逸芸:『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』逸芸是属於娇小型的,我就抱起她,将鸡巴插进她的小穴,然后走出浴室,来到床边,将她放在床上,把她双腿打开,在伸开双手,拉住她的双手。我:『让你们看看,是不是小不点。』我就用很快的速度,抽插沛雯的小穴。逸芸:『啊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』

  逸芸被我快速抽插的,连喘息都来不及,只能挺住身体拚命摇头。沛雯及希怡在旁边,看得嘴巴张很开。逸芸:『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』在这样抽插下,感觉逸芸的身体,就瘫掉高潮了,任我抽插了。我就拔出鸡巴,将希怡的裤子及内裤脱掉,插进她的小穴,再抽插数十下后,又射精在她小穴内了。

  希怡:『喔……你把……当成……发泄……桶……都射在……我里面……小心当我……孩子的……爹……』我:『那我就娶你为妾。』希怡:『才当妾,那谁当妻。』我:『改天介绍给你们认识。』这时逸芸猛捶我。逸芸:『你要死了,插的这么狠。』我:『谁叫你当初,去跟别人说,我的老二是小不点。不过这样插,我还是第一次,爽不爽。』逸芸:『真的很爽,爽的都快死了。』

  接着,我们四人再到浴室的大温泉池去泡温泉,我又轮流抽插她们几下,但她们有点怕到了,不敢跟我恋战。吃完晚饭后,就回台北了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6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                 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。否则,后果自负!